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学辉的博客

当时光走过......

 
 
 

日志

 
 

”困“ 卦讲解,选自金景芳、吕绍刚著《周易全解》  

2014-12-03 17:57:46|  分类: 中国传统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困“ 卦讲解,选自金景芳、吕绍刚著《周易全解》 - metcn - 范学辉的博客

 

坎下兑上

 

《序卦传》说:“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升是自下往上升。自下往上升须用力气,如果进不已,必力竭气乏而困,所以升卦之后次以困卦。困是疲惫困乏的意思。为什么坎下兑上这一卦名为困?因为,若水在泽上则泽中有水,今水在泽下,是泽中干涸无水之象。泽中应有水而无水,正是困乏的表现。又,兑阴在坎阳之上,上六阴爻在九四、九五二阳之上,九二陷在初六、六三二阴之中,都是阳刚为阴柔所揜蔽,在人事则是君子为小人所揜蔽,君子处于受困之时。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困,穷厄委顿,道穷力竭,本是亨的反义,而卦辞竞以亨释困,不是说凡是在困的时候都能亨,困而亨是有条件的。困穷的处境可以激励人的心志,磨炼人的毅力,促使人出困求通。困能够逼迫人把困转变为亨通。不过,“贞大人吉,无咎”,只有守正道的大人君子才能变困为亨,才能得吉而无咎,不正之小人是办不到的。“有言不信”,在困的时候,说话没有人相信。自己申辩,往往结果更坏。所以处困之时,当务求晦默,不可尚口。

 

《彖》曰:困,刚揜也。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困,刚揜也”。此解释卦名为什么叫困。答曰:“刚揜也。”从卦画的角度看,困就是刚揜。刚揜,兑为阴在上,坎为阳在下;上六在二阳爻之上,九二陷在二阴爻之中。总之,刚为柔所揜蔽,阳刚君子为阴柔小人所揜蔽。

    “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自此以下以卦德解释卦辞。这几句解释卦辞中那个亨字。困与亨意义相反,卦辞却说“困亨”,“困亨”即《彖传》说的“困而不失其所亨”,既处困境,又能亨通。困卦为什么能够如此?因为它由下坎上兑组成。坎之德险,兑之德说,为卦“险以说”,由于处险,而能致说,开始困而后得亨。是不是无论什么人都能够因困而亨,始困终亨呢?不是。君子处困之时,能亨;小人处困之时,不能亨。君子能“险以说”,小人不能“险以说”。孔子所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正是这个意思。

“贞大人吉,以刚中也”。刚中,指卦中九二与九五而言。九二与九五都是刚爻而且居中,故曰“刚中”。《易》极重视刚中,刚代表君子,中表示君子处困境尤善守正道。因为卦中有 “刚中”,所以卦辞才说“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人处在困的时候,任凭你怎样会说,人家也不会相信你。摆脱困境的最好办法是靠行动而不是靠口说。你若一定靠口说,即“尚口”,那就要“穷”,犹如走入死胡同,不能亨通。

 

《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彖传》用“刚拚”解释卦名困,而“大象”则把困解释为“泽无水”。说明“大象”看问题的角度与《彖传》不同。不仅困卦如此,全《易》六十四卦都是这样。“大象”的思想与卦辞、《彖传》从根本上说当然是一样的,而谈问题的焦点却又有很大的差异。可以认为全部六十四卦“大象”有自己的独特的体系。 “大象”说困就是泽无水,那末人处在泽无水般困境的时候,应当怎么办呢?“大象”回答说:“君子以致命遂志。”豁出性命,实现夙愿。当生命与信仰不能兼得的时候,要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不可苟且偷生。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可做“致命遂志”的注脚。

 

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岁不觌。

 

初六的处境很不利,几乎没有摆脱困境的希望。人走路用脚趾,坐下来有臀。走则趾在最下,坐则臀在最下。株木是没有枝叶的树。幽谷,深谷,低洼的河谷。觌,见。初六以阴柔之质处在最卑下的地位,又居坎险之下,自己无力走出困境,需要有九四来援助它,庇护它。可是九四以阳居阴,不中不正,自己还受到阴的揜蔽,哪有可能支援初六以济困!因此,初六的处境极端艰难,很像坐困于无枝无叶的株木之下,毫无庇护,而且已经进入幽谷,以至于“三岁不觌”,长时间看不见“其所亨”。就人说,一个人在卑暗穷陋之中,陷而不能拔,坐而不能迁,一困到底。

 

《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初六陷于深困而不能绂,是由于它自己昏暗不明造成的。

 

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亨祀,征凶,无咎。

 

    困有身之困有道之困,小人之困是身之困,君子之困是道之困。小人的困是吃饭穿衣亦即维持生存的问题。初六的困就是小人之困。君子的困表现在道不能通,志不能行上。在困卦中三个阳爻代表君子,它们的困是君子之困。九二是阳爻,九二之困是君子之困,亦即道困,与初六小人困于株木不同。

《易》中言酒者皆坎,言食者皆兑。故震互坎,言酒食。未济与坎皆言酒,需互兑,兼言酒食。“困于酒食”,厌饫苦恼之意,为酒食所苦而受其困者。凡人不遇,愤懑难舒,多纵恣于酒食。苏东坡谪黄州,称为酒食地狱,就是困于酒食之象。朱绂是蔽膝中高贵的一种,是诸侯或天子三公才能使用的。“朱绂方来”,九二以刚中之德困于下,上有九五刚中之君道同德合,必来相求,故云“朱绂方来”。不久有做官的希望。“困于酒食,朱绂方来”,意谓一个大官陷入困境。这种困是道困。比如他的政治主张得不到天子诸侯的理解和支持,或者遭到政敌的阻碍和反对等等。处于这种困境的九二该怎么办呢?办法不外乎两方面,一是“利用享祀”,利于用享祀。祭祀上帝鬼神,求得神明的理解和保佑。古代的统治阶级自己并不真信鬼神,他们祭祀上帝鬼神,不过是寻求精神寄托以达到心理平衡罢了。二是征凶,行动就要凶;反过来说,不要行动,即可无咎。

 

《象》曰:困于酒食,中有庆也。

 

同样是困,困于酒食毕竟生活不成问题,比困于株木要好。这是因为九二居中,有中德。因居中有中德所以有庆。

 

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

 

石指九四,蒺藜指九二。九四阳爻像个坚硬的石头阻挡着六三,使之不得前进。九二像带刺的蒺藜一样使之坐不下,退不得。由于前有九四后有九二,六三进不得退不得,进退维谷,陷于困境。“人于其宫”的宫是三,“不见其妻”的妻是六。伤于外者必反其家。六三妄行在外而取困,回到家里呆着总可以吧,也不行,回家又见不到妻子。出困出不去,处困处不得,名辱身危,死期将至,凶。困卦三阴爻中,六三的处境最坏,几乎无可挽救。

 

《象》曰:据于蒺藜。乘刚也。入于其宫,不见其妻。不祥也。

 

“据于蒺藜”,谓六三乘九二之刚。在《易》里,乘刚是很严重的事情。“据于蒺藜”,等于坐在刺上,是不能安稳的。小象只言“据于蒺藜”,不言“困于石”,是举重包轻,说了重的,轻的就包括了。不祥,不好的征兆。“人于其宫,不见其妻”,是走上厄运的开始,丧身亡家之不幸将接踵而至。

 

九四,来徐徐,困于金车,吝,有终。

 

九四是阳刚之爻,在这一卦里显然与九二一样,是个有官在身的人,它的困是道困不是身困。“来徐徐”,来得迟疑徐缓。《易》中所谓往,是自下向上去;所谓来,是自上向下来。九四与初六是正应,四刚初柔,四本足以拯初,而四来甚缓,因为九二这个金车阻碍了它。九四刚阳之爻而不能救困拔滞,徒为人困,岂不为吝。但是毕竟邪不压正,九四与初六正应,终必相从也。九二也不会永远成为九四的障碍。因为九二刚中,是能够济困的;九二又以阳居阴,居阴者尚柔也,又是刚中之才,必不失刚柔之宜也。故云吝,亦云有终。

 

《象》曰:来徐徐,志在下也。虽不当位。有与也。

 

九四位在上,而其心志则与初六相应,它不是孤立无援的。九四以阳居阴,是不当位。不当位不好,但是九四“有与”,“有与”弥补了“不当位”的弱点。“有与”是有朋友,有同道者。“有与”指谁呢?指九五,九五与九四近比,二者处境相同,利害一致。九四因为有九五之与,故“有终”。

 

九五,劓刖,困于赤绂,乃徐有说。利用祭祀。

 

    理解这一爻,劓刖两个字很重要。古人对这两个字的解  释分歧很大。王弼的本子用的是劓刖这两个字,宋人程颐、朱熹沿袭王弼,也用这两个字,解为截鼻和刖足。这样解释劓刖二字,当然是对的,但是放在整个爻辞里就显得勉强难通。《周易》原文究竟是不是劓刖这两个字呢,应该研究。《经典释文》说荀王肃本“劓刖”作“臲陧 ”,云“不安貌”,又引郑玄说“劓刖当为倪陧”。清人惠栋作《周易述》,将劓刖改作倪陧,释作不安貌。这是根据字音确定的。陧、刖可能同音,《庄子·德  充符》说:“鲁有兀者王骀。”称刖足者为兀。可见困卦九五劓刖应该是臲陧。臲陧二字写法又有不同。《尚书·秦誓》说“邦之阢陧”,“阢陧”即“臲陧”。宋人不重视文字学,沿袭王弼的错误,把劓刖二字释作截鼻刖足。清人重汉学,讲究文字考据,因此惠栋把这两个字弄明白了,是可取的。乃徐有说”的说字,历来有悦、说、脱几种读法。这里应当读如脱。赤绂与九二的朱绂是同一种东西,是蔽膝,赤绂比朱绂的等次要低。“利用祭祀”与九二的“利用祭祀”义同。    ‘

这样一来,九五爻辞的含义就比较清楚了,大体与九二相似。九五虽阳刚居君位,但在困卦里不取它的君象,把它作为一般的爻对待,取象同于九二,与九二不同之处是它位高而益困。九五作为居高位着赤绂的大人君子,在政治上陷于困境,到处得不到理解和支持,形势极为严峻,终日处在阢陧不安的状态。它别无他途,只有“乃徐有说”,在沉稳坚定,从容不迫的奋争中寻求解脱。至于精神方面,既受困于人,就当求感于神,“利用祭祀”,在与鬼神的感通中寻求精神支柱。

 

《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说,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开始之时为小人所揜,上下无与,阢陧不安,正是不得志的时候,以后“乃徐有说”,慢慢地得以济困。九五之所以能够济困,因为它中直,中直即中正,居中得正的意思。中正而云中直,是为了与下面的福字叶韵。“利用祭祀,受福也”,君子为人所困,乃寻求神明的感知,从中获得精神力量,获得好处。

 

上六,困于葛藟,子臲卼。曰动悔有悔,征吉。

 

全卦六爻中九二、九四、九五都不言吉,初六、六三以阴柔而不免于困,唯上六得吉,这是什么缘故?从客观的形势上说,上六困于葛藟的缠束之中,处在阢陧危动的高险之地,已不是初六困于株木,人于幽谷,三岁不觌的那种安然不动的境况了。上六受困已至极点,物极必反,困极就要通了。从上六主观的努力看,它应该因势而行,争取出困。“动悔有悔”,前一个悔字指事言,意谓上六当困极之时,动辄有悔,时时处处事事受困。后一个悔字指心言,是说上六能够自觉地认识到自己的艰难处境,动辄有悔,而不动更有悔。越知有悔越能  悔,能悔则有所行动而出于困,故爻辞断之以“征吉”。

 

《象》曰:困于葛藟,未当也。动悔有悔,吉行也。

 

上六困于葛藟缠束之中而不能变,是因为它暂时还没掌握困极以出困的道理,因此处之未当。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它“动悔有悔”,采取主动行动,必出困而获吉。为什么能出于困而获吉?关键在于行动。若如初六那样坐困,怎能出困获吉!

 

【总论】

    困的基本含义是刚揜,即阳刚受阴柔之揜。困卦讲的困有两类:寻常百姓的困,表现在生存问题上,是为身之困;大人君子的困,表现在政治斗争上,是为道之困。困已经存在,已经成为现实,因此困卦的着眼点是怎样处困出困的问题。困卦站在阳刚亦即大人君子的立场上讲话,卦辞明确说:“困,亨。贞大人吉,无咎。”困而能亨,但必须是大人君子,在被统治阶级小人则不可能得吉而无咎。在九二、九四与九五三个阳爻里就如何摆脱困境的问题上,有两点是值得玩味的。“来徐徐”,“乃徐有说”,强调阳刚受困时一定不能急躁,要从容不迫,徐图出困之计。这是一。二是强调“利用享祀”,“利用祭祀”,表面上看这好像是鼓吹迷信,其实是提出了一个受困者需要精神支柱的重要问题。受困者在人间得不到理解,自然求诸鬼神;求诸鬼神,与其说是对鬼神的信仰,还不如说借以表达自己坦诚的心迹,寻求精神寄托和自我安慰。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困卦卦辞讲“有言不信”,告诫人们处困出困勿靠口说,要重视行动。行动与否则须因时而定。时不宜动不可躁动,九二“征凶”即是。时当动不可不动,上六“征吉”即是。

    困卦初六、六三、上六都不是善于处困境的人,初六最下,坐而困,没有出困的可能,也没有出困的愿望。六三处境最坏,进退维谷,处出皆凶,一派困死之象。唯上六可获吉,亦因困极必变,形势有利。这是因为这三爻全是阴柔,阴柔在困卦中代表平民百姓,而平民百姓属于“穷斯滥矣”的一类,他们做不到《彖传》所谓“困而不失其所亨”。困卦扬大人君子抑平民百姓的思想倾向,表明《易》作者的阶级观念是鲜明的。

 

 

金景芳、吕绍刚《周易全解》,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扫描整理:范学辉  

2014年12月3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