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范学辉的博客

当时光走过......

 
 
 

日志

 
 

”革“ 卦讲解,选自金景芳、吕绍刚著《周易全解》  

2014-11-29 19:42:19|  分类: 中国传统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 卦讲解,选自金景芳、吕绍刚著《周易全解》 - metcn - 范学辉的博客
 
 
离下兑上
 
       《序卦传》说:“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井这种东西有个特点,它一经掘成便常久存在,所谓“改邑不改井”是也。唯其常久存在,必然需要清理、修治,亦即需要革。所以井卦之后次之以革卦。这个革字,用现代的眼光看,就是改革、革命。这一卦对我们将有很大启发。革之为卦离下兑上,泽中有火,火水是两个相灭相息之物,现在处在一起,水灭火,火涸水,有相变革之象,故卦名曰革。革卦是水在上而火在下,水之性向下,火之性向上。在上者性向下,在下者性向上,二者相就相剋相变革。假设性向上的火在上而性向下的水在下,二者相违行,那末就不是革而是睽了。
 
革,已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

       已字应读作已(yi),不应读作十二地支辰巳的巳(si),也不应读作十天干戊己之己(ji)。已日,可革之日也。条件不到位,即先时而革,人疑而不孚。孚,信。革,变革旧的事物。变革旧的事物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人们对旧的事物早已习惯了,适应了,你一下子要变革人们早已习惯,早已适应的东西,人们是绝对不会马上理解、接受的。变革要取得人们的理解和信服,需要一定的时间。“已日乃孚”即是这个意思。
       元亨,大亨,大通。事物旧了,坏了,亦即穷了,才要变革。变革的目的是旧变新,穷变通,所以革之而可以元亨。贞,正。利贞,利于正道。变革旧事物是极难的事情,必须遵循正道去做,倘若任意胡来,则一定失败。能够坚持正道去进行变革,纵使时间久,险阻多,最终也将成功,成功则悔亡。

《彖》曰: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已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说,大亨以正,革而当,其悔乃亡。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

       “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一般说来,《彖传》包括释卦名、释卦辞和孔子自述体会三部分。这句话照例是解释卦名的。革卦离下兑上,由泽与火组成。泽为水,水在火上,火在水下,水火相息相灭而不相容,有革的意思。但是离下坎上也是水在火上,何以不相息,不曰革?这是因为坎之水是动水,火不能息之;泽之水是止水,止水在上而火炎上,能息之。泽火曰革,还有另一层含义。革卦下体是离,离是中女。上体是兑,兑为少女。中女与少女在一起,有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之象。不相得即相克相息,这也是卦名曰革的一个根据。
       “已日乃孚,革而信之”,这句话以下至“其悔乃亡”,是解释卦辞的。“已日乃孚”的已字应当怎样读怎样讲?这个问题古人的看法从来不一样。有人读作已经的已(yi),有人读作戊己庚辛的己(ji),还有人读作辰巳午未的巳(si)。读已经的已(yi)是对的。“已日”就是“浃日”,“浃日”就是十日。古人用天干地支纪日,天干共十个,叫作日;地支共十二个,叫作辰。天干循环一周共十日,叫“浃日”;地支循环一周共十二辰,叫“浃辰”。“浃日”、“浃辰”都是一周的意思。这里的“已日”也是过了一周即十日的意思。但是这里用“已日”,只是个象征性的说法,不是说仅仅十天,是说一个周期,一个历史阶段。“已日乃孚”,革命或者改革要得到人们的理解和拥护,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甚至需要经过整整一段历史时期,绝对不可以把革命或改革看作一朝一夕即可告成的事情。
       “文明以说,大亨以正”。离为文明,兑为说。文中两个以字各有侧重。上句重在文明,是说在革的过程中能够做到文,则事理周尽,以此而顺人心。“文明以说”,文明是根本的。下句重在正,革以正行之,则无不亨通。“大亨以正”,正是根本的。《彖传》凡用以字连接的两个词语,无论正倒,皆可互用。例如“顺以动”,反过来说动而以顺行,意义是一样的。两个词语中必有一个是重点,孰为重点,当视前后文义而定。
       “革而当,其悔乃亡”。这句话是解释卦辞“悔亡”的。“悔亡”本身无须解释,要解释的是革卦为什么“悔亡”。卦辞讲“元亨利贞悔亡”,利贞而元亨,利贞而悔亡。利贞是元亨的根据,也是悔亡的根据。“利贞”如何是“元亨”的根据,上文“大亨以正”一句已经解释过了。现在要说明“利贞”是“悔亡”的根据,为不使用词重复,乃云“革而当,其悔乃亡”。其实当即正,正即贞。“革而当,其悔乃亡”,与说“利贞,其悔乃亡”意思相同。革是艰难的,极易有悔;革必至当,方可无悔。
       “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这几句话是孔子对革的意义的体会和发挥。孔子用一个在当时看来最典型、最有代表性的事例即“汤武革命”来说明人世间的革,是顺乎天而应乎人,亦即适应客观的规律而进行的,并非任凭人的主观意志随便而为。革有个时间的问题,不到革的时候不能革,到了革的时候不能不革。孔子对革的这一段体会,有两点是重要的。第一,孔子讲到天的时候所指的确是自然界和自然规律而不是上帝和鬼神。即说天地  革而形成春夏秋冬四时交替变化,便排除了上帝的任何意义。这证明孔子不是有神论者。第二,孔子第一次提出了革命的概念。指出成汤放桀、武王伐纣是顺天应人即合乎规律,合乎时宜的革命行为。孔子研究革卦能够想到革命的问题,赞美革命的行为,看到社会历史发展到一定的时候要发生变革,发生革命,实在是很伟大的。

《象》曰:泽中有火,革。君子以治历明时。
 
       泽中有火,水火相息,是为革,革即变。古人首先看到的最大、最显著、最易理解的变化是春夏秋冬四时的交替。因此孔子认为君子观察四时变革,应当从中悟出治历明时的道理,做好历法的工作。治历明时,不是说历法应当改革。

初九,巩用黄牛之革。

        革是大事,不可轻易为之。革要得其时,在其位,有其才,审虑慎动,而后可以成功,可以无悔。初九不具备革的条件。论时,初九居初;不是当革的时候;论位,初九在下,不是可革的地位;论才,初九阳刚且处离体,有躁动的特点,没有适应革的才能。总之,初九处革的时代却不可革。它应该以中顺之道巩固自守,不可轻举妄动。巩,包束。黄,中色。牛,顺物。革,皮。“巩用黄牛之革”,初九应当以中顺之道,用坚韧的牛皮将自己包束起来,不使妄动。《易》中言“黄牛之革”者,除本爻外还有逐卦六二。逐卦六二居中有应,欲逐而不可逐;革卦初九在下无应,当革而不可革。两爻旨意不同,而所用“黄牛之革”一语的意义却是一致的。

《象》曰:巩用黄牛,不可以有为也。

       “巩用黄牛”系“巩用黄牛之革”的省语。爻辞讲“巩用黄牛之革”,以中顺之道,用坚韧的牛皮将自己包束起来,巩固起来,不使轻举妄动。“小象”说这实质上是说初九当革之初始,不当有所作为,即不当革。

六二,已日乃革之,征吉,无咎。

       六二是革卦的主爻,所以爻辞与卦辞含义一致。已读作已经的已(yi)。此“已日”与卦辞讲的“已日”是一样的,都是指一个过程,一个历史阶段而言。不过卦辞讲“已日乃孚”,此爻辞讲“已日乃革之”,两句话中“已日”的具体含义有所不同。卦辞讲的“已日”系指革之后的一段时间,“已日乃孚”是说革之后需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取得人们的理解和信任。此爻辞讲的“已日”系指革之前的一段时间,“已日乃革之”是说革之前要有一个过程,使革的形势达到成熟,不革人们便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程度,这时才能采取革的行动。六二柔顺而中正,又为文明之主,有应于上,革的条件具备了,可以革了。如果它能够做到“已日乃革之”,不失时机地实行变革、革命,那末一定“征吉,无咎”,取得胜利。

《象》曰:已日革之,行有嘉也。

       经过“已日”即一段时间的发展,证明旧的东西非革不可,那就应当果断地采取革的行动。爻辞说“征吉无咎”,“小象”进一步称作“行有嘉”,指出“已日革之”必有嘉美之功。

九三,征凶,贞厉。革言三就,有孚。

       九三自身的条件与六二不同。六二以阴居阴,居中得正;九三以阳居阳,过刚而且不中,乃躁动之才。如果九三以过刚不中之才躁动以往,结果必凶。那末,九三贞固自守可以吗?也不可以。九三处在当革的时候,贞固自守不采取行动,也是危厉的。采取行动则凶,贞固自守则厉,那末应当怎么办?唯 一的办法是“革言三就,有孚”,亦即革,但必须十分小心审慎,得到人们的理解和信任之后方可行动。“革言”,关于革的言论。三,多。就,成,合。“三就”,对革的言论,须经过多次反复的研究,审慎周密的考虑,证明确实合理可行,没有问题,并且“有孚”,得到人们的信任,这时就可以革了。

《象》曰:革言三就。又何之矣。

       革言已经三就,事已做到至审至当,还往哪里去呢?哪里也不要去,走革的路就是了。

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

       下三爻处在当革未革,欲革难革之时,必当小心审慎从事,力求革命稳步发动,一举成功,故三爻辞皆明著革字。明著革字,表明革命能否成功还是问题。至于上体九四,革道已成,不再明著革字,而唯言“悔亡,有孚改命,吉”。这时,革命成功了,“悔亡”了,“有孚”了,人们理解了,满意了。“改命”实际上就是革命。《左传》宣公三年王孙满答楚庄王问鼎说:“周德虽衰,天命未改。”旧朝代还在,就叫天命未改;新朝代已立,就叫天命已改。所以,“改命”其实就是改朝换代。天命不是上帝旨意,天命是孟子说的“莫之为而为”,“莫之致而至”的自然规律。天命改与不改,什么时候改,不因人的主观愿望而转移,是有像自然规律一样的客观规律决定着的。王孙满答楚庄王说“天命未改”,意思就是正告他,周朝尚未到垮台的时候,你想夺权夺不了。
       在古代,周代殷是人们最熟悉因而最典型的改命。周代殷包含两部分内容,一是武王伐纣灭殷,建立周政权,取得天下。二是周朝建立之后,周公制定新的典章制度,取代殷朝的典章制度。旧政权换新政权,旧制度换新制度,旧朝换新朝,就是改命。改命即《彖传》讲的“汤武革命”的革命。
       从爻象解释九四爻辞,九四以阳居阴,合当有悔。可是九四阳刚,有革之才;卦已过中,当水火之际,处革之时;刚柔相济,不偏不过,有革之用。九四既具备这些优越条件,革之必当,有悔也将无悔,故曰“悔亡”。

《象》曰:改命之吉,信志也。

         信志即有孚之谓。“小象”曰“信志也”,意谓革的根本问  题是有孚,上上下下都心向往之,则可以改命而得吉。
 
九五.大人虎变,未占有孚。

       九五阳刚居中得正在尊位,是大人。大人是变革的主体,以大人之道进行变革、革命。虎,大人之象。变,即《尧典》“仲夏希革”、“仲秋毛毨”之谓也。讲的是哺乳动物依四季交替的规律,依时改变着皮毛的样子,总是旧貌换新颜。在人事,言“大人虎变”,则谓大人自新新民,移民易俗,改朔易服,顺天应人之时也。“虎变”,即大人之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大人之变,文明可见,事理炳著,没有阴谋可疑之事,未占有孚,天下人看得清清楚楚,知道大人之变顺天应人,大公至正,无须占卜就完全信任了。
《象》曰:大人虎变,其文炳也。

        大人进行的革命已经成功,这时候发号施令,简而明了,正像虎之斑文,大而疏朗。

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

       上六不同于九五。九五言“大人言虎变”,上六言“君子言豹变”;九五是革命创制之时,上六是革命成功之后继世守成之时。以周朝建国为例,大人虎变,好比文王武王革命创制而为天子。君子豹变,好比鼓刀之叟,佐命兴周,屠狗贩缯,皆开国承家,列土封爵,而为公侯。虎豹同类,只是虎大豹小,表示阳大阴小。故九五言虎变,上六言豹变。阴爻亦象小人,小人指庶人百姓。君子既是统治阶级人物,那末小人便是被统治的庶人百姓了。庶人百姓处在治于人的地位,不掌握文化,对于革命由于缺乏认识、理解,往往是“革面”不革心。“革面”,表面上赞成革命,而内心则未必有认识,谈到心悦诚服还要有一个过程。
       “征凶,居贞吉”。至上六之时,革道已成,最宜安静守正,若居而守正则吉。天下之事,未革的时候,主要的问题是革。条件一旦成熟,则“征吉”,采取行动是吉的。革道已成之后,主要的问题不是革而是守了,这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居贞,守成。九三与上六皆曰“征凶”,而九三“贞厉”,固守不动有危厉;上六“居贞吉”,安居不动则吉,这是因为什么?因为二爻所处之时不同。九三是革命之前,上六是革命成功之后。九三处革命之前,“征凶”是戒其条件不备而妄动,“贞厉”是戒其既处当革之时,而固守不动。上六处革命已经成功之后,“征凶”是戒其不可复革;继续革命,不断革命,势必致凶。“居贞吉”是说革命已成功,重要的是如何安静守成,故居贞则吉。

《象》曰:君子豹变,其文慰也;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
 
【总论】
       总的说来,革卦讲的就是革命的问题。卦辞“革,已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指出革命的胜利前途及其必备的条件。“元亨”,“悔亡”,革命一定取得成功。革命成功应有三个条 件:一是“乃孚”,革命之后要努力取得人们的信任;二是“已日”,革命后要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问才能做到“乃孚”,急躁是不行的;三是“利贞”,革命不可失于正道,革命不失正道,方可“乃孚”、“悔亡”。这些观点都是很重要的。六爻的爻辞,思想与卦辞一致,不过所讲的问题比卦辞更深入。下体三爻讲革命之前的问题。初九“巩用黄牛之革”,革命的时机尚不成熟,条件还不具备,不可轻举妄动。六二“已日乃革”,条件已具备,可以革了,但不可遽革。九三“革言三就”,革命要审慎小心,考虑周到。上体三爻讲革命之后的问题。九四“有孚改命”,革道已成。九五“大人虎变”,革命创业之时,所为著明,天下晓然。上六“君子豹变”,此继体守成之时,所为安静守正,深邃遒密。经过“虎变”又“豹变”,结果天下大变,革道大成。
       孔子的《彖传》对革卦的思想作了深刻的理论阐释。孔子说的“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这段话有极深刻的哲学意义,既是对革卦含义的开掘,也是自我思想的发挥。他把天地四时的变化变革看成是没有任何主宰的自然运动,面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自然界的运动在具有客观性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这里,孔子没有给上帝留下一点余地。指出“汤武革命”这一新鲜概念并且指出革命的合理性,更加证明孔子是一位伟大的智者。
       革卦关于大人、君子是发动革命的主体,小人只能“革面”,顺从大人、君子革命的观点,看上去似乎有问题,其实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历史事实的确如此。古代的革命和改革是在统治阶级内部进行的。奴隶们从未形成为独立的自觉的阶级,不曾用胜利的起义推翻过旧政权、旧制度。他们在统治阶级发动的斗争中总是或者扮演政治上的附庸或者充当军事上的小卒。



金景芳、吕绍刚《周易全解》,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扫描整理:范学辉  

2014年11月29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